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 < 企業文化 < 人物風采
人物風采
戈壁灘上的格桑花
時間:2019-10-15    來源:河南能源化工集團

幸福都是奮斗出來的。自2005年至今,馬菊梅和李煥英已在大煤溝煤礦火工品庫干了14個年頭,她們見證了大煤溝煤礦一步步發展壯大的歷程。在這個歷程中,她們也用奮斗成就了自己的幸福生活:馬菊梅和丈夫除了上班,還經營著一個清真飯館,五年打拼下來,就一次性付清31萬元,在西寧買了一套125平方米的房子,日子過得蒸蒸日上;李煥英家買了輛大貨車,她的丈夫在礦上跑運輸生意,夫妻倆2014年就在德令哈市買了一套房子,每周都能回一趟家,生活過得有滋有味。

10月的柴達木已是隆冬季節,位于柴達木腹地的大煤溝煤礦已是寒氣侵人肌骨,冰雪鋪天蓋地。在礦區東南方向約3公里處,就是該礦的火工品庫,它的四周都是荒漠戈壁。

每天早上七點鐘,馬菊梅都會準時醒來。起床、洗漱、吃早餐,猶如兵營里的緊急集訓。7時30分,她換上工裝,戴上編織帽,帶足一天的干糧。7時40分,她準時出門,然后喚上李煥英,兩人騎著摩托車一前一后地往火工品庫趕去。

馬菊梅,45歲,回族,青海大通縣人。自2005年至今,已在火工品庫干了14個年頭。李煥英,49歲,青海民和縣人,從1990年參加工作至今,就沒有離開過礦區。

她們倆同屬綠草山煤礦(大煤溝煤礦前身)員工。2003年,綠草山煤礦被義海能源接收后,更名為大煤溝煤礦,她們也成了企業為數不多的青海籍員工。

李煥英說,參加工作19年來,她不但目睹了大煤溝煤礦的發展壯大,而且也見證了海西這片熱土翻天覆地的變化,生活質量也隨著企業的發展壯大而越來越好。當初她和幾個兄弟姊妹都在綠草山煤礦工作,后來兄弟姊妹因效益不好先后離開,最終只有她留了下來。事實證明,她當初的選擇是正確的。2014年,她在德令哈市買了一套房子,頭腦活絡的丈夫,買了輛大貨車,每天往返于海西各地拉貨,日子過得紅紅火火。

1996年,馬菊梅和丈夫來到綠草山煤礦當了揀矸工,收入微薄,幾年打拼下來,還是居無定所。2005年,夫妻倆被大煤溝煤礦招收為勞務工,后來又相繼轉了正,慢慢地在西寧市有了自己的家,日子過得蒸蒸日上。

渴望理解,公正激發動力

該礦企管科計劃員李百亮介紹說:“馬菊梅和李煥英的崗位看似清閑、省心,其實則不然。每天,她們不但要把領料單、票據、手工賬本歸檔處理,還要認真登記火工品的編碼、段數和數量。”

“當地公安部門明確規定,若出現丟失、販賣炸藥達到1000克,電雷管30枚,導爆管30米者就會被判處3年以上有期徒刑。由此可見,她們的崗位工作并不輕松。”該礦企管科科長楊曉潔的話語里充滿了對兩位女工的欽佩。

馬菊梅說,工作14年來,自己也曾受過委屈和誤解。面對別人的質疑,礦領導在安全辦公會上說:“火品庫保管員每天與炸藥和雷管作伴,工作時必須一絲不茍,不能出一點紕漏。請問,誰每天與雷管、炸藥作伴時能踏實?”這番話傳到馬菊梅耳中時,她禁不住熱淚盈眶,頓時覺得所有的委屈都煙消云散了。

一包粉絲,彰顯姐妹情深

2018年臘月小年那一天,按照當地主管部門和礦上規定,庫房內所剩火工品經盤庫后要統一運送到80公里以外的大柴旦昆侖民爆公司委托保管。那天很不湊巧,拉貨車在半路拋錨了,等車修好后才能去拉貨。她們倆原本想著中午之前就能下班,所以沒帶干糧。過了中午時分,馬菊梅在抽屜里發現了一包粉絲。姐妹倆推讓了半天,最后把粉絲下到鍋里煮了又煮,一直煮到膨脹變多,一人一半分著吃了。馬菊梅回憶說,那天等到裝車完畢,回到家已經是晚上八點了。

“按說騎上摩托到礦區吃飯或買點食品也很少有人知道,但我們是特殊崗位,必須是雙人雙崗,脫崗就是對自己和企業不負責任!不過,這樣也挺好,還可以減減肥呢!”馬菊梅的話語里充滿了樂觀和堅強。

馬菊梅說,經過這么多年的相處,她和李煥英早已不僅僅是單純的同事關系,而是同甘苦、共患難的好姐妹。

與狼對峙,生死就在瞬間

據該礦企管科曹文軍介紹,火工品庫保管員有“三難”。第一難,就是庫區沒有路可走。一條崎嶇蜿蜒的簡易土路,到春秋季就會變得黃沙遮日,遇到雨雪天氣又會變得泥濘不堪;第二難,就是沒有午飯可吃。按照制度要求兩人都不能離崗,所以,只能吃點干糧來充饑;第三難,就是沒有公廁可上。尤其是女同志上廁所更難,要跑到遠處的溝溝里去。為了安全起見,礦上專門明文規定,女同志一律不準上夜班。夜班的男同志上廁所,要打著手電,掂著棍棒,以防止遇到狼群。為此,他們也再三叮囑馬菊梅和李煥英,解手時千萬不要跑得太遠,若是撞上狼群就危險了。”

2018年11月23日下午,正在記錄賬本的李煥英,突然聽到庫房的藏狗大灰狂吠不已。她和聞聲趕來的馬菊梅趕緊跑出院子往對面山頭上望去,眼前的一幕讓她們倆倒吸了一口涼氣,只見七頭青灰色的成年狼,個頭足有半人高,正齜牙咧嘴地怒視著她們,前爪刨起的沙塵被揚起老高。憑著從小在沙漠長大的經驗,李煥英知道,這是狼群進攻前發出的信號。情急之中,李煥英給馬菊梅使了個眼色,然后兩人開始一點一點慢慢地退回院子里,關好院門,手拿鐵锨,時刻做好和狼群殊死一搏的準備。大概有兩小時,她們才聽到大灰撞門的聲音。驚魂未定的她們透過門縫窺探,才看到狼群已漸漸走遠了。

據李煥英描述,在那生死對峙的兩小時里,砰砰的心跳聲猶如戰鼓擂響,緊握鐵锨的手心里都攥滿了汗。現在提起此事,姐妹倆還是心有余悸。

突遇險情,癡心依然不改

2009年8月28日上午9時22分,海西州大柴旦行委地區發生了6.3級地震,當時,礦區距離震中約15公里。馬菊梅當時在庫房二樓,她已記不清是如何“連滾帶爬”下的樓。她使出平生力氣跑到開闊地段,剛想喘口氣兒,左側一根7米高的電線桿搖搖晃晃地朝她砸過來,她縱身一躍撲進右側的溝壕里才躲過這致命一劫。那時的她顯得很無助,蹲在那兒“嗚嗚”地哭。不一會兒,時任礦領導的閔丁清跑過來關切地問她傷著沒有,并叮囑她回家休息一段時間,平復一下情緒。后來,礦上還專門征求她個人意見,愿意給她調換崗位,但卻被她拒絕了。馬菊梅說:“在哪兒都是干,我對庫房有感情,若是哪天離開了,還真有些舍不得!”

2017年9月17日,大煤溝煤礦區下起了傾盆大雨,繼而引發了山洪爆發。下午5時許,洶涌的河水開始漫延到了路面,一座磚砌小橋被肆虐的洪水沖垮,斷了回家的路。但家就近在咫尺,于是,兩人在腳上套幾個塑料袋,腿上也裹了幾層,沿著山體跟前的碎石路,艱難地一步步向前挪行。等回到家時,天已黑透,渾身上下也早已濕透,腳上的塑料袋早已被磨破,一雙腳被泡得泛白、起皺。事后,她們倆還得了一場重感冒。

李煥英告訴筆者,最近,礦上一直在想辦法,計劃給她們鋪設一條1米寬的水泥路,蓋公廁也在計劃之內。

談起這份工作,她們倆覺得很滿足。“感謝義海,感恩義海。如果沒有義海,沒有河南能源,就沒有俺們的今天。”她們倆說,這都是實實在在的話。

采訪回來的路上,戈壁灘上有一株格桑花兒正在陽光下盛開,它是象征著愛與吉祥的圣潔之花,它們喜愛高原的陽光,耐得住雪域的風寒,美麗而不嬌艷,堅強而不失挺拔。這不禁讓筆者想到了馬菊梅和李煥英,她們不正是開在雪域高原上的格桑花嗎?

 

自己喜欢健身怎么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