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 < 企業黨建 < 文學藝術
文學藝術
文字,是我心田里那一粒金色的種子
時間:2019-11-14    來源:河南能源化工集團

  
如果有那么一樣東西,深深地植入你的心田,少年時扎上根,青年時萌出芽,中年時綻開花,那必然是一粒金色的種子。而且,它有一個光耀青史、家喻戶曉的大名——文字!

與文字結緣,始于少年時讀到的《唐詩三百首》,那是我文學的啟蒙,時光荏苒,書頁滄桑,至今還珍藏在我的書柜里。中學時借來的《唐宋名家詞賞析》讓我喜歡上了李煜、李清照,癡迷上了蘇軾、辛棄疾。考上大學中文系之后,更是為了實現作家夢而筆耕不輟:我是當屆新生中第一個在校報上發表文章、在外刊上發表文學作品的。

從事文字工作,要磨得住性子、經得起考驗。有時稿件投出去,一天天等,石沉大海;一遍遍搜,杳無音訊。不好意思問編輯,以致茶無味、飯不香。但好作品到編輯那里終不會有遺珠之憾,如同梅蘭竹菊,習性不同,花期各異,栽種和收獲不在一個季節。此間,我多次得到編輯老師的指導,從遣詞造句到謀篇布局,從高度把控到深度融合……或通過QQ、微信聯系,或直接電話溝通,他們循循善誘、不厭其煩。他們還會到我所在的單位現場授課、當面指點,使得我能夠快速成長。

從事文字工作,要耐得住寂寞、熬得起時間。業余時間讀書,皓首窮經、焚膏繼晷;坐在電腦前,思接千載、絞盡腦汁。想唐詩、借宋詞,講平仄、合轍韻,查百度、翻詞典;反復咀嚼題目,來回修改開頭,再三打磨詞句……減掉無效應酬,養成飲茶習慣;熬亮無數寒暑夜,染白萬千煩惱絲……一天天擠時惜時,當然也一次次求仁得仁。

從事文字工作,要挨得住議論、受得起批評。無論是我創辦《常村煤礦建設快報》,還是《龍門煤礦簡訊》。從收稿、寫稿、組稿,到編審、校檢、發行等,都會聽到不同的聲音,遇到各樣的責難,其中有意見和建議,有指責和不屑,有認同和贊賞,眾說紛紜,不一而足,我都要虛心去聽、仔細去記、認真去改,馬虎不成,急躁不得。每編好一期,我都會喜不自勝、夜不能寐。

飛速地騎行趕不上寶馬奧迪,奮力地攀援抵不上索道云梯,想讓文字生出翅膀,就必須有其翱翔的天空。企業的發展,給了我足夠騰躍的空間;良好的制度,是我賴以生存的藍天。2004年9月我所在單位被永煤公司重組后,企業發展日新月異,文化建設如火如荼。從《龍門煤業》到《永煤集團報》,從《永煤信息》到《河南煤業化工報》,從《詠梅》雜志到《河南能源報》,從一段小散文、一篇小言論、一首小絕句,到一百行詩歌、四千字散文,再到三句半、快板書、相聲小品等,在企業給予的廣闊平臺上,我如魚得水、一發不可收。15年來,集團公司所有的文學大獎賽,我不虛一榜,而且大多都是一等獎。

文字無姿,卻能俯仰成趣;文字無聲,卻能慷慨壯歌;文字無色,卻能光彩照人。在領導和同事的鼓勵下,我把作品投往全國各地,陸陸續續發表在《人民日報》《工人日報》《雜文選刊》《奔流》《牡丹》等全國有影響力的報紙雜志上。2016年,我被河南省作家協會吸收為會員,我已把下一個目標定為中國作協會員。

害怕湮沒的種子不能破土萌芽,擔心凋謝的花苞怎能繽紛綻放,恐懼焚燒的礦石何以淬煉成鋼?四十多年來,我在文字的沃土里含英咀華,我在改革的熔爐中砥行镕煉,我在企業的平臺上熠熠閃光。但是文字關山重重,此路風景旖旎,今后的文字之路依舊曲折、依然漫長,我一定將心田中那一粒金色的種子培好根、圍好土、澆好水,永葆初心、不辱使命,執斑斕之筆,書錦繡之文,記錄發展歷程,歌頌新的時代,譜寫浪漫篇章。作者:□雷穿云(洛陽煤業)

自己喜欢健身怎么赚钱